王葆仁——一位不该被忘记的化学家

2017-05-31

我记得王先生还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有次作实验一个学生说找不到天平的砝码了。王先生说实验用的砝码永远只能在两个地方天平上或砝码盒里化学老师只让你放这两个地方正确使用天平是化学工作者的基本功。王先生治学严谨在小的操作细节上也要求严格科学上不允许差不多差一点也不行不能出现胡适笔下的‘差不多先生’。”竺安说。 王葆仁培养了上千名学生弟子遍布海内外有几位美籍华裔已是国际知名的有机化学家与生物化学家当天到会的就有12位中国科学院院士。 1985年庆祝王葆仁从教60周年时旅居美国的浙江大学校友郑家骏、程克信寄来一首祝贺诗赞颂王葆仁为培育科技人才作出的卓越贡献 湄江昔日沐春风多少酯醇相和融。 万里回首故国远先生桃李弥寰中。 写书“我的书柜里一直保留着先生的书” 王葆仁一直十分注意资料的搜集工作认为国际上有机合成专著有两部很重要——《有机合成》和《有机反应》他兼取上述两部书之长撰写出《有机合成反应》上下册分别于1981年和1985年出版。他以综述性论文的写法介绍各个重要有机合成反应。着重阐述了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新合成方法与典型反应的新进展不仅能供有机化学教学使用还可提供科研工作者应用这些新反应。这部珍贵、有价值的专著深受化学工作者欢迎1988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一等奖。 “我从1981年上本科1985年上研究生这两本书陪伴我度过了大学和研究生时光直到现在我都一直带在身边。那时候参考书不多这两本书影响了我们整整一代人。”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副所长丁奎岭说。 无独有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化学部副主任陈拥军说自己的书柜里也一直保留着这两本书。“我们上世纪60年代生人需要补上这一课现在和未来需要更多的王先生需要他丰富的知识需要他高尚的品德需要他独立的人格。” 为了宣传普及高分子知识1980年王葆仁担任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化学卷高分子化学编写组的主编。由于他在高分子化学界的威望和他本人的认真负责态度使高分子化学分支的工作提前完成比其他分支快两年。在撰写过程中他经常带病听取汇报、处理工作敢于坚持正确的意见和批评不正确的意见。他确定的交稿日期自己首先按时交稿。他经常说“一个人要言而有信要求别人做的事自己首先必须做到。” 王葆仁还十分重视高分子名词的制订工作与科普工作。他曾多次向青少年作科普讲演、为《人民日报》等报刊撰写高分子科普文章和编写通俗读物《高分子化合物》等。 生活偶尔要一碗红烧肉改善改善 “先生处世光明磊落、廉洁清正从不为个人或亲友谋取私利。他认为不对的就该说这是对国家负责。日常生活中他乐于助人、关心后学他能开路也能让路努力不落人后成功不必在我。”王有槐说。 “我虽然没有机会直接听先生的课但先生是我进入高分子领域了解的第一人而且是扬州老乡所以我对先生既崇拜又很亲切……我1981年回国后做了一些工作1987年在武汉全国高分子年会上领奖20年过去领奖时讲的话我还记得很清楚——虽然奖金只有300元但我很看重这个奖。虽然先生的工作没有载入高分子教科书他的论文也不是顶级水平的但他特别值得尊重因为他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发展了这个学科带领我们前进。”江明的发言好几次被掌声打断。 1985年8月24日在中国化学会祝贺王葆仁从事化学工作60周年的大会上他将晚年疾病缠身、奋力疾书写出的《有机合成反应》一书的稿酬1万元人民币捐赠给中国化学会设立“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基础研究王葆仁奖”基金自1986年开始颁奖。此后化学会又陆续收到了海内外有关人士对此奖励基金的捐赠。 “1989年我父亲病逝安葬在老家扬州我惊讶地发现旁边竟然安睡着王葆仁先生讲起来他们都是扬州中学的校友。我父亲是国画家对化学一窍不通但相同的是对各自事业的执著追求我想肯定他们在天国里已结为良伴。每年给父亲扫墓我都不忘在先生墓前鞠躬。今年清明我去扫墓看见旁边豪华墓地人来人往我很感慨——有谁知道这里沉睡着中国化学界一代宗师!假如当年先生不把那1万元稿费捐出来绝对可以把墓地弄得很豪华到现在也不会过时。但我想这是一种亵渎先生不需要花岗岩先生不需要大理石先生深深地记在我们心里!”中科院院士、第一届“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基础研究王葆仁奖”获得者江明说。 “书出版后他拿到1万元稿费马上就和我母亲商量要捐出去做奖学金奖励人们多作学术研究多出成果。在今天看来这笔钱可能是少得可怜但在当时这是他见过的最多的钱。他没有想到用来改善生活、买点家具、做几件衣服而是立刻想到用于奖励科研。”大儿子王被德说父亲王葆仁对长期的清苦生活一贯安之若素平日家里总是粗茶淡饭偶尔要母亲烧一碗红烧肉改善改善。 “当时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月工资也就五六十元钱可想而知一万元钱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化学所研究员黄志镗感叹说。 “历史是珍贵的尤为珍贵的是老一辈科学家留下来的精神财富。我遗憾的是没有更多的年轻人了解王先生的事迹。”浙江大学教务长、高分子系主任、2005年“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基础研究王葆仁奖”获得者郑强说他自己和浙大高分子系曾分别捐赠给“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基础研究王葆仁奖”基金1万元。 纪念记住他的学问!记住他的品德! “从王先生的经历来看一位老师可以影响一批学生!化学所是王先生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化学所也是受惠最多的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王先生留下来的精神财富。”中国科学院化学所所长万立骏说。 胡亚东与王葆仁在化学所共事30年工作上的关系非常密切他说“现在的社会潮流是大家只顾‘朝前看’只顾‘朝钱看’而忽略了以前的东西。其实如果没有前面的积累哪有今天!我希望大家多了解历史搞自然科学得多了解社会科学。很多年轻学者对‘历史’不感兴趣他们还没有认识到历史的重要。年长的学者都对科学有一定的认识这是他们文化素质和生活、工作经验决定了的。今天屏幕上的王先生特别和蔼可亲朝每一个人微笑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王先生。大家多看两眼吧记住王先生!记住他的学问!记住他的品德!” 1945年浙江大学化学系学生史宗法写下的《缅怀恩师王葆仁先生百年诞辰》表达了对王先生的深深怀念 薪卧湄城育学子只为抗战御倭侵。 春秋六十献科教举世万千仰巨星。 教授有机天下甲后生受业九州尊。 师恩未报学生憾遥祭期颐千古铭。 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页的内容由中国聚合物网收集互联网上发布的信息整理获得。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及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也不构成其他建议。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info@polymer.cn。未经本网同意不得全文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责任编辑晓靖 【 】【 】【关闭】 相关新闻 暂无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