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硫令”来了 国际油市有点慌

中国化工网 2020-01-10


  自2020年1月1日起,国际海事组织(IMO)此前发布的“限硫令”正式生效。根据此项新规,全球船舶将禁止使用含硫量超过0.5%的燃料,在2020年前船用燃料含硫量上限标准3.5%的基础上实现骤降。事实上,自IMO公布这一新规至今已三年有余,市场准备好了吗?

  港口、炼化企业积极储备

  路透社报道称,当前全球多个石油生产企业均已陆续公布低硫燃料油或超低硫原料油生产计划,预期大量低硫燃料油将在今年上半年投入市场。

  截至目前,英国石油、壳牌、雪佛龙等石油巨头均已开始生产低硫燃料油。2019年9月,壳牌已开始装卸第一批低硫燃料油。雪佛龙方面则表示,该公司超低硫燃料油以及船用燃料油供应预计将在今明两年实现翻倍。

  在2019年年底,多国主要炼化企业也表示进行了相关燃料油储备。维多集团(Vitol)宣布称,该公司计划在马来西亚建设一座产能达到3万桶/日原油蒸馏设备,从2020年5月开始将能够开始供应低硫燃料油。印尼国家石油公司(Pertamina)、新加坡炼化公司(SRC)、印度石油公司等表示将尽快开始供应低硫燃料油。

  在东北亚地区,韩国SK集团也宣布将扩大低硫燃料的产量,并开始测试将生物柴油与汽油燃料进行混合,进而得到符合规定的低硫燃料。2019年10月,SK集团下属企业也开始测试一个新的原油处理设备,预计在2020年3月-4月投产,届时将实现4万桶/日的低硫燃料油产量。同时,日本石油公司Idemitsu Kosan Co也宣布增加低硫燃料油产量,韩国现代石油(Hyundai Oilbank)也表示将从今年开始售卖低硫燃料油。

  同时,新加坡、阿联酋Fujairah、荷兰鹿特丹等全球主要石油贸易港口方面均已表示将保障符合规定的燃料油供应。

  2019年11月新加坡政府官方统计的数据显示,新加坡低硫航运燃料需求达到了历史新高,为207.6万吨,同比上涨近100%。Uniper公司将在Fujairah港口运营两座原油蒸馏装置,超低硫燃料油年产能预计将达到360万吨。

  短期内难以全面合规

  据了解,低硫燃料油含硫量约为0.5%-1.0%,而超低硫燃料油硫含量则不高于0.5%,缺乏生产超低硫燃料油工艺的炼化企业大多计划生产低硫燃料油,并与其他燃料混合以降低硫含量。投资机构高盛此前发布预测指出,一直以来全球航运业使用的船用燃料含硫量较高,该行业导致的二氧化硫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50%左右,然而船运石油贸易仅占全球石油贸易的5%-7%。在“超额”排放的情况下,为降低对全球气候影响,航运业理应使用更加清洁的燃料油。为此,自2016年IMO宣布这一航运燃油新规以来,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70个国家签署了这一规定。

  路透社数据显示,全球航运业每天消耗约400万桶船用燃料,这一规则的改变可能将影响到全球超过5万艘商船。面对这一新规,船东或选择使用高硫航油并使用二氧化硫洗涤器清除尾气,或使用混合低硫燃油或LNG等低硫替代燃料。如若违反,船运方可能需要支付高额罚款,在部分区域船舶甚至面临扣押。如此快速地进行“改革”,多家市场分析机构认为,短期内全球航运业可能难以实现全面合规。

  CNBC援引研究机构ClipperData大宗商品主管Matthew Smith的话称,为了让船东不失去保险,全球主要航运公司以及相关港口都不希望违反这一禁令,从目前情况来看,2020年开始实施后这一新规的合规率约能达到90%左右。

  “人们已经明确了解二氧化硫为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各大航线应该都不会冒违反这一禁令的风险,对任何人来说打破这一禁令都将是有害的。”挪威一家船运数据分析师表示,“但要实行这一新规,整个行业的成本都出现了大幅上涨,目前仍没有人知道要如何全面执行下去。”全球最大的两家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航运公司和地中海航运公司都曾表示,遵守这一禁令将至少增加20亿美元的额外成本。

  或推高全球油价

  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超过90%的大宗商品交易都是由海运完成,受这一禁令影响,全球轻质低硫原油需求“非常大”。分析认为,航运柴油以及天然气等替代燃料油的需求可能有所上涨,而从全球范围来看,此次禁令的实施可能将推高部分替代燃料油的价格。

  油价网撰文称,拥有生产低硫燃料油以及超低硫燃料油全套技术储备的北美地区、北海地区可能在这一新市场需求中获利,而以生产重质原油为主的俄罗斯、加拿大及阿联酋等产油国来说可能会失去部分利润。2019年,美国主要炼油厂已对原油处理设备进行了停工改造,大多数美国墨西哥湾区炼油厂商已扩大重质原油炼化产能,经过加工后以用于达到IMO标准。路透社报道称,2019年11月,美国运抵欧洲的原油总量已创下当年记录,而从去年10月起,出口自沙特等中东国家的重质高硫原油需求已呈现下降趋势。

  同时,高盛预测认为,如果要完全遵守这一新规,2020年全球炼油业成本预计将增长2000亿美元。对全球炼油业来说,这一成本的上涨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燃料的价格,“限硫令”在一定程度上可能间接推高包括汽油等常用燃油价格。

  《金融时报》援引能源咨询机构分析师Robert Campbell的话称:“由于现在快速进入这一转变期,全球油市的不确定性已经达到了顶峰。”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化工网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化工网;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info@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来源站点的原文: 原文链接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