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现状、问题与建议

2020-03-31

“一带一路”是我国为深化对外开放合作提出的新战略新概念,目的是通过加强与沿线各地区与各国的各类产业的深入交流与合作,着力打造新亚欧经济走廊,最终实现互联互通、区域全面发展、互惠共赢的伟大目标。其中,特别是对于能源合作,是新丝路的“重中之重”。“一带一路”战略将深化我国与沿线地区与国家能源进一步合作,为能源相关产业的发展带来新动力,也为沿线各国家的开放发展开启崭新的一页。

1 “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的重要意义

目前世界经济面临深度调整,抑制了能源需求快速增长,全球能源消费已进入缓慢增长期,能源发展处于新的临界点。从世界能源发展态势看,一是世界能源结构一直向低碳、无碳化方向发展,同时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加速了这一方向的演变。我国愿携手世界其它国家一同推动能源向低碳、无碳化方向发展。二是世界能源供需格局发生重大调整。以亚太地区为主的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增速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世界能源消费格局已经从发达国家主导转变为发达与发展中国家共同主导。随之发达国家在能源供应上加大向低碳能源转变,加之新兴国家的崛起,未来发展中国家化石能源供应进一步加大。这些发展中国家纷纷实施开放政策,在海外与发达国家展开能源资源竞争,并积极寻求建立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能源合作机制。能源合作已经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我国参与国际政治、经济、外交活动提供了重要渠道,巩固了我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大国”地位。有利于维护国家安全、保障能源稳定供应,提高我国在国际经济事物和政治局势中的地位、增强能源市场的话语权,助力我国能源企业“走出去”具有重大意义。

1.1 提高能源安全保障能力

“一带一路”集中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伊朗等重要油气生产国,以及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等重要油气消费国,其油气生产和消费在全球均占有重要地位。经数据统计,“一带一路”油气储量分别为461亿吨和108万立方米,占世界20%56%;油气消费量分别为15.7亿吨和1.4万亿立方米,占世界的41%27%。带内供需双方对油气进口多元化具有迫切需求。把握各方利益,共同构建有益于不同类型国家共同油气安全的新型合作机制,将有可能形成世界上供应链、产业链合作程度最广、最深的油气合作局面,对地区各国共同能源安全具有重要作用。

1.2 推动中国能源企业“走出去”

一是“一带一路”主要能源生产国普遍缺乏开发资金,存在技术短板,需要通过扩大投资、引进先进技术来实现能源产业现代化改进。而我国能源企业拥有资金和技术优势,可为沿线国家能源产业提高收益来重大好处。二是随着近年来新一轮世界经济深度调整的机遇,也为我国能源企业并购整合国际能源市场做好了铺垫。三是“一带一路”战略是全方位加强与沿线各国的关系,还包括经贸、人文的交流,来增进相互了解,促进民族融合,进而改善投资与贸易环境,为我国能源企业“走出去”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

1.3 提高我国能源市场话语权

虽然我国的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而我国在国际能源市场的话语权却相对较弱。“一带一路”战略将改变现有的能源市场格局,为中国及发展中能源国家争取更多的市场话语权和定价权。“一带一路”战略倡导能源合作模式由单向、双向转向多元,资源国、消费国、过境国将形成一个团体,这样由中国领导的能源国家团体在国际能源市场的话语权及议价能力将会有所提升,对于国际能源秩序的改造有重大积极意义。

2 “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现状

我国能源企业“走出去”会直接提高国家能源安全度,我国能源企业正加速布局海外资源。截至目前,我国已同“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展开了能源合作,在油气、新能源等展开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当前的思路是要继续深化油气等化石能源的勘探开发合作,积极推进太阳能、风电、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开发合作,进而形成能源产业上下游一体化的全面合作。

在油气产业,海外业务布局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国营巨头中石油,中石油早在1993年就开始走出海外,经过25年的发展,海外业务板块规模不断扩大,实力不断增强,在海外拥有92个油气项目。近两年,最具代表的并购事件是中石油携手民营能源巨头华信首次挺进OPEC第四大成员国阿联酋的阿布扎比酋长国。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参与投资阿布扎比陆上油气区块股权权益。油气资源是产油国的核心利益,ADCO项目是中国与阿布扎比的重大战略合作项目,表明中国企业进一步深入上游资源,在获取稳定供应的同时还争取到了部分话语权。这是“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以来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

我国新能源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清洁能源建设,布局不断扩大。根据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报告,2016年,我国企业海外投资11个清洁能源项目,投资总额达320亿美元,2017年我国企业投资的大型项目总额超过440亿美元,数量也远超上一年。我国是世界上第四个有用核电完整产业链的国家。随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走出国门,先进的核极装备及工程建设也整体出海。“华龙一号”走出国门的第一站是巴基斯坦,目前两台“华龙一号”正在巴基斯坦建设,可弥补巴方30%的电力出口。在英国建设“华龙一号”已被列入议事日程,我国与阿根廷也签署了意向合同,未来还有更多我国自主设计的核电机组走出国门。

3 “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存在的问题

3.1 社会政治风险突出

我国能源合作的国家主要来自“一带一路”的中亚、西亚、非洲、中东和拉美等政局动荡国家。一直以来,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意识形态等问题突出,近年来,部分能源资源国家社会政局局面不稳,反政府武装活动频繁,恐怖活动日益猖獗,社会治安恶化,海外生产安全面临挑战,我国企业在海外的资产安全和员工人身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影响到我国海外项目的日常生产经营和可持续发展。同时能源安全运输问题也日益突出。这些社会政治风险将加大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国家能源合作的难度。

3.2 我国能源企业跨国投资经验不足

当前我国能源企业开展国际合作正处于初级阶段,与大型国际跨国能源巨头企业还存在明显差距。在海外投资中配合力度和协调意识还不够,国际化人才储备不足。我国能源企业更擅长国内项目生产运营,对境外投资和并购则缺乏实践经验。缺乏盘活国际资产的操作经验,缺乏对并购资产进行优化整合和商务运作的操作经验,缺乏这些充足的实践经验可能导致我国企业收益方面受损。而且也制约了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合作的深入发展。

3.3 中国标准尚未融入国际

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在当下国际规则的制定过程中并没有参与太多,现行的国际规则很多时候是体现了西方的主张和意愿。如果我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全盘使用现成的规则,将会大大增加中国能源企业的成本。大部分国家对于我国制造的设备都设有经认证方可进口的强制性要求,对于施工方面的标准只认可国际标准。因此境外项目基本都需要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和物力对标准进行转换,极大地影响项目开发时间和成本。

4 政策建议

4.1 加强国家层面的引导和保护,增强企业自身规避风险的能力

“一带一路”战略充分说明经济一体化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特征,能源企业的国际化发展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不可逆转的趋势,国际政治环境的复杂性和不可控性,给能源企业的走出去带来了风险。目前我国能源企业对外部风险的防控能力较发达国家的国际性企业还有较大差距,应加强国家层面对能源企业的引导和保护。企业自身如何去规避、防范海外并购中的国家风险也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比如并购前的风险规避、建立企业风险自我控制和相互制衡的风险控制机制、向专门的保险机构进行投保、多元化投资分散海外并购风险。

4.2 “能源进口”和“技术出口”并举

我国是“能源进口”大国,例如我国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很高,每年要进口大量油气资源来满足国内消费的需求;同时,我国也应该成为“技术出口”大国,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行业的蓬勃发展。“一带一路”能源生产国普遍存在技术短板,需要通过扩大投资、引进先进技术实现油气产业现代化改造。我国应加强技术输出,在海外能源投资项目的积极带动作用下,充分发挥我国企业先进工程服务技术和工程建设等业务,利用服务能力、特色技术和成本优势,不断开发拓展技术服务和装备制造业市场,提高工程技术、工程建设和装备制造业务的服务水平来服务国际市场。这样既保障了我国能源的供应,也带动了合作国家能源产业的发展。

4.3 改进和完善我国能源技术标准

我国能源技术标准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距离政府的要求、对比其他国家在能源标准方面的优势地位还存在差距。国家相关部门应牵头组织有关企业,系统比较分析中国标准和国外同类先进标准的差异,以改进和完善中国能源技术标准。建议能源局在系统组织的基础上,设立专项资金会给予资金支持和出版发行支持。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调查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