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酸铵行业:守着面包挨饿

7月29日化工报 2009-07-30

    随着7月气温的不断升高,民爆行业上市公司的股票也再次火爆。仅仅行业领头羊安徽江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就再度出现连续数个涨停。对此,整个产业链都惊了——民爆行业利润以200%以上的幅度剧增的向好景象与上游硝酸铵行业举步维艰的拮据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一个富得流油 另一个却食不果腹
      
      
      
    在全球经济萧条的“覆巢”之下,民爆行业可称得上是受冲击最小的“完卵”了。

    出于行业的特殊性,民爆产品市场不但一直呈现垄断性高、干扰因素小、盈利高的特征,而且中央拉动内需的政策又为该产业提供了一个理直气壮地扩大市场的机会。2008年,国家将民爆产品出厂指导价格的浮动幅度扩大为上下各15%,国内民爆企业的工业炸药类产品价格因此普遍上调了500元/吨、雷管类产品价格因此普遍上调了500元/万发。受各种利好因素的影响,民爆企业今年的利润大幅增加。6月24日,安徽江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业绩修正预告称,今年1~6月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230%~260%;安徽雷鸣科化股份有限公司最近也预告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有望增长200%以上。民爆行业仅有的四家上市企业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增长预计全部超过200%。

    与下游民爆行业的火热构成强烈反差的,是上游硝酸铵行业的清冷。从去年四季度至今的10个月时间里,国内硝酸铵价格已逐步回落至最高点时的一半。据河南晋开化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南方市场负责人鲁建中介绍,我国硝酸铵生产工艺目前有两种成本结构,一种是气源型结构,另一种是煤源型结构,煤源型结构占国内硝酸铵生产工艺的7成以上。就煤源型硝酸铵生产工艺来说,国内目前的平均制造成本为1300~1400元/吨,加上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完全成本为1500~1600元/吨。各家企业因煤源价格不同、管理水平不同和贷款还息额度不同而略有差异。由于我国天然气价格始终未涨,气源型硝酸铵的生产成本要大大低于煤源型,目前的制造成本为1100~1200元/吨,加上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完全成本为1300~1400元/吨。而根据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今年1~6月,国内硝酸铵的平均出厂价格只有1544元/吨,6月单月的平均出厂价格也只有1549元/吨。由此看来,国内硝酸铵的出厂价已接近生产成本,部分硝酸铵企业已开始出现亏损。

    从理论上讲,没有哪个行业比硝酸铵具备更优良、更有利润支撑的下游了,民爆行业利润巨大,供应其90%以上原料的硝酸铵行业本应成为今年最具涨价资格的化工子行业。但产业链上近在咫尺的两个行业,一个富得流油,另一个却食不果腹。“捧着金碗乞讨,守着面包挨饿”的谶语,不幸在硝酸铵行业应验了。
    天时地利 消解于三大顽疾
      
      
      
    为什么硝酸铵行业今年上半年的命运如此悲惨?用不少业内人士的话说,是因为这个行业至少存在三大顽疾。

    第一,过于封闭。由于硝酸铵特有的危险爆炸性,多年来该产品一直受到有关部门的严格管制,国内硝酸铵的运输多采取公路运输方式,销售半径一般不超过500千米,各硝酸铵厂各据一方。相比其他化工子行业,硝酸铵企业之间的市场交流较少。有业内人士甚至表示,在如今信息爆炸、通讯空前发达的时代,可能没有第二个行业能像硝酸铵行业这样拒绝交流、排斥沟通了。记者曾经采访过国内几家较大规模的硝酸铵企业的营销负责人,据他们介绍,硝酸铵行业内市场营销人员间的交流很少,交流的密度和频率大大低于正常水平。

    因为交流少,硝酸铵企业获得全面的市场信息就很困难。目前国内充斥着各种名目繁多的化工类网站,但唯独罕见硝酸铵的信息网站。闭关自守加上网络空缺,让全国二三十家硝酸铵企业如同散落在各地的一个个孤岛,互不联系,各自为政。

    第二,群龙无首。化工部被撤销后,我国的硝酸铵行业借助国防科工委和民爆协会实施一些行业管理,比如统计行业基础数据,负责每年购销合同的衔接与签订。然而去年下半年,随着我国企业军转民进程的展开,国防科工委也被撤销了,新归口的管理部门工信部还没理清关系,而相关的行业协会也未能及时成立,硝酸铵行业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由于缺乏行业组织,行业没有凝聚力,行业数据缺乏,对企业经营至关重要的各方供需变化等信息无法集中和共享,硝酸铵企业唯一能做的就是盲目混战、竞相压价、自相残杀。今年4月,我国华南地区部分企业对行业凝聚力的意识开始觉醒,自发组织联盟,希望能提升市场竞争力。但遗憾的是,由于集合企业过于低调,聚合范围过窄,影响力过小,联盟对国内整个硝酸铵市场的作用很有限。华南地区的硝酸铵价格在勉强提升了50~80元/吨后,最终在传统的销售旺季被西北市场的散乱无序拖回了低价的泥潭。

    第三,产能失衡。近年来,国内不少企业纷纷新增和扩建硝酸铵装置,那些没有新建、扩建项目的企业,也把因农业硝酸铵被禁止销售后缩减的产能再度扩充出来,一时造成工业硝酸铵市场的资源严重过剩。仅从能够查询到的资料来看,2008~2009年间,国内硝酸铵新建、扩建的装置能力就达50万~60万吨。目前国内已投运的硝酸铵装置包括:河南晋开化工投资控股集团的20万吨级装置;山东联合化工股份公司的15万吨级装置;大化集团大连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10万吨级装置;重庆华强化肥有限公司的6.25万吨级装置;河北银光化工有限公司的5万吨级装置。在建并即将投产的硝酸铵装置包括:陕西兴化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的20万吨级装置;石家庄金石化肥公司的20万吨级装置;四川金象化工产业集团的20万吨级装置;内蒙古伊东集团九鼎化工公司的15万吨级装置;石家庄中冀正元化工有限公司的15万吨级装置。

    就在硝酸铵企业紧锣密鼓地大肆扩产的同时,下游民爆企业却在积极调整产业结构,向规模化、集约化转型。来自2009年全国民爆器材行业工作会议的消息显示,去年全国民爆企业由原来的405家压缩到146家,销售企业从1728家压缩到不到500家。
    不少业内人士担忧,如果与下游民爆企业的扩充规模不能匹配,硝酸铵后期的市场状况就真的不堪展望了。
    硝酸铵企业 明天该怎么过
      
      
      
    长远说,硝酸铵行业要与下游民爆行业相匹配,必须进行结构调整。那么眼下呢?硝酸铵企业应该怎么办?是固守价格阵地,还是弃守?

    记者从专家口中得到如下几点参考意见。

    第一,硝酸铵行业和下游民爆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门槛较高,具有相对的垄断性。因此即便下游民爆企业目前对硝酸铵的需求暂时不足,硝酸铵企业也不必靠降价来拉拢客户、用价格战来扩大市场份额。

    第二,下游民爆产品的价格过高,给上游的硝酸铵产品预留了足够的价格上涨空间。据中投证券公司测算,生产每吨炸药需要硝酸铵0.85吨,硝酸铵占炸药成本的比例为50%,按硝酸铵1880元/吨的到库价来看,炸药的成本价约为3200元/吨左右,而目前炸药的平均售价为6700元/吨,有50%的毛利。

    第三,硝酸铵的姊妹产品——浓硝酸的价格在今年上半年已经连续两次上涨,相对来说,硝酸铵价格基本还没有上涨,而硝酸占硝酸铵成本的比重为80%。因此,上半年浓硝酸价格的走高是硝酸铵企业提价的一个动力。尽管三季度是硝酸铵市场的销售淡季,但只要行业有凝聚力,愿意学习成功行业的市场运作经验,抱团抵制市场下滑,争取行业的生存利益,希望还是有的。而这一切取决于硝酸铵龙头企业和核心企业以及关键决策人物的观念和态度。

    第四,宏观经济基本面正在复苏,这将给硝酸铵行业带来希望。数据显示,今年1~5月铁路部门共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689.69亿元,同比增长120.3%;实现铁路基本建设投资1490.9亿元,同比增长161.8%。受益于基建投资的拉动,民爆行业的需求也将同步增长,只是短时间内还没有反映出来。这也给硝酸铵行业走出困境带来了利好。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