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三国杀” 美页岩油企业缴械

中石油 2020-04-06

  石油价格战的硝烟还在弥漫。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互不相让,充当“和事佬”的美国只能眼睁睁看着油价跌到地板上。债务压顶、收不抵支,美国页岩油企业受到了猛烈冲击,如今终于出现了第一家破产的企业。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信心满满,认为希望不远了,但从沙特和俄罗斯目前的举措来看,和解还有点悬,而美国页岩油企业的苦日子或许也要再撑一段时间了。

  惠廷石油申请破产

  当低油价开始成为常态,扛不住的企业开始浮出水面。当地时间4月1日,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公司宣布,已向德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促使其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

  惠廷石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董事会认为由于石油价格战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严重下滑,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对需求的相关影响,财务重组是该公司的“最佳前进道路”。由此,惠廷石油也成为首家在本轮原油价格战中倒下的页岩油公司。

  虽然被“逼入”了破产保护的境地,但惠廷石油也并非束手无策。根据惠廷石油的说法,公司拥有超过5.85亿美元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将继续在正常过程中开展业务,而不会对其供应商、合作伙伴或员工造成重大干扰,惠廷目前期望在重组期间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履行其财务义务,而无需额外的融资。

  据了解,上周,惠廷石油公司已经对其34亿美元的净经营损失进行保护,有可能在今后获得联邦政府的减税额度。除此之外,惠廷石油表示,其债权人已同意通过将部分票据换成97%的新股来削减债务约22亿美元,现有股东将拥有重组后公司的3%股份。就债务及现金流的具体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惠廷石油公司,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资料显示,惠廷石油公司成立于1980年,曾是北达科他州巴肯地区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主要在美国巴肯盆地、三叉页岩区块以及丹佛-朱尔斯堡盆地经营。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拥有4.854亿桶石油当量的油气储备,原油、天然气凝析液和天然气占比分别为55%、21%和24%。

  3月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就表示,这两家公司将在明年面临违约风险,分别是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和惠廷石油公司,彼时投资者抛售了这两家美国能源公司的股票。在破产消息公布之后,惠廷石油的股价继续下跌,在周二的盘前交易中下跌了12%,并导致暂停交易。截至3月31日,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了91%。

  美国页岩油撑不住

  陷入困境的不只是惠廷石油。Wind数据显示,3月31日,NYMEX原油期货收涨0.05%,报20.1美元/桶;3月下跌55.09%,创史上最大单月跌幅;一季度跌67.08%,创史上最大季度跌幅。

  历史新低的价格,对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而言极不友好。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分析称,页岩油的成本很高,比方说沙特这些中东国家的原油,深度几十米就可以打,所以它成本很低。但页岩油要用一定的冶炼方法,从页岩里面来提取石油,所以它的成本很高,据测算成本可能超过40美元/桶。和现在20美元/桶相比,一桶亏损一半,即使国际油价回到2017年以来60-70美元/桶,页岩油企业也普遍盈利不佳。

  高额的成本使得以惠廷石油为首的页岩油企业不堪重负。挪威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警告,绝大多数开采商无法盈利,数量超过100家。过去十年间,页岩油行业正是靠借债大幅提高石油产量,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杨德龙也提到,因为这些页岩油企业通过大量的投入来扩大产能,所以现金流都高度紧张,发行了很多垃圾债。现在原油价格大跌,页岩油公司的财务状况急剧恶化,并且债务评级大幅下调,有可能造成新一轮的区域性债务危机。

  油价大跌,美国原油的库存急剧上涨,供过于求的情况愈发严重。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7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了1383.3万桶,至4.692亿桶。库存升高,产量降低,直接威胁了美国在产油界的地位。IHS Markit能源专家兼副主席Dan Yergin周一表示:“如果油价继续保持在当前的低水平,我们将看到美国石油产量大幅下降,它将不再是最大产油国。”

  “三国杀”会继续吗

  重创之下,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就心急如焚,已经分头联系了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根据特朗普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沙特和俄罗斯预计会在数天内达成协议。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国际油价突然大幅拉升,并持续上涨。根据CNBC的报道,特朗普表示,他已经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沙特王储萨勒曼两方都进行了通话,并且期望沙特和俄罗斯这两个正在进行价格战的产油大国宣布削减每天1000万桶的原油产出。还有媒体称,若其他产油国加入合作,沙特考虑将石油产量降至900万桶/日。受此消息影响,原油期货价格大涨,截至当地时间2日早上10点45分,WTI期货价格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都双双暴涨超过30%。

  不过,沙特方面似乎还没有休战的意图。据了解,沙特正在全力向4月日产量跃升到1230万桶的目标进发,此前2月沙特的产油量约970万桶/日。沙特能源部官员周一表示,该国计划从5月起将石油出口量增加60万桶/日,达到总出口1060万桶/日的水平。

  俄罗斯的态度也并不明朗。俄罗斯能源部周三表示,俄能源部长诺瓦克还会和美国能源部继续就能源问题进行对话,而且双方还讨论了合作的问题。同时,俄罗斯官员也表示,俄罗斯尚未与沙特就原油进行会谈,普京则表示,目前无意与沙特开展对话。

  北京时间4月2日晚间,也有媒体报道称,欧佩克代表表示,俄罗斯和沙特尚未就任何减产规模达成一致。此时,国际油价再次冲高回落。

  对于沙特和俄罗斯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厦门大学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现在还不好说,毕竟双方已经谈过很多次了,目前要看美国在其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林伯强分析称,显然,美国是希望通过拉高油价来抬高股市,近期美国股市暴跌,一方面是有疫情的原因,另一方面也与油价大跌有关。现在关键要看沙特和俄罗斯愿不愿意让步,全球的石油需求已经下降了太多,双方都必须要削减非常多的产量才能够让油价有所回升。

  全球石油需求正在锐减。高盛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本周全球石油需求将减少2600万桶/日,占石油需求总量的25%。悲观的预期层出不穷,蒙特利尔银行分析师Randy Ollenberger等人在报告中称,除非政府或OPEC介入,否则WTI原油在下个月可能跌破10美元/桶;需求萎缩和供应增加可能导致2020年二季度的库存水平增加约10亿桶,当疫情危机结束,需求将恢复到1亿桶/日。

  除了游说之外,特朗普也考虑出台救助措施。据悉,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与几家大型美国石油企业商讨救助措施。参与讨论的企业领袖包括埃克森·美孚CEO Darren Woods、雪佛龙CEO Mike Wirth、大陆资源执行总裁Harold Hamm。

  据《华尔街日报》引述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的话称,特朗普不大可能赞同对石油企业开展直接救助或干预市场,但可能考虑一些力度相对小的行动,诸如放弃一项要求美国船舶在美国港口之间运输石油等货物的法律。其实此前,特朗普曾在3月中旬指示美国能源部补充国家紧急原油储备,但仍杯水车薪,只能消化一部分过剩的原油供应。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点击如下链接查看来源站点的原文: 原文链接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相关标签
相关文章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调查问卷